背景:
新闻内容

愚公故里的峥嵘岁月

[日期:2016-12-09]   [字体: ]

  从8月份开始,咱河南版的党史故事接力传播走过了17个省辖市,讲述了发生在中原大地上的革命故事,今天将迎来收官之站——济源!!!

  下面请跟随小编的步伐,走进济源,重温那段难忘的红色历史……

  济源,因济水发源地而得名,位于黄河北岸,北隔太行山与山西晋城相接,西临王屋山,南临洛阳,东接焦作,是传说中愚公的故乡。济源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富,上古时代这里就是夏朝故都,四季分明,经济发达。

  济源是党在豫西北开展革命斗争较早的地区之一,朱德司令在此吟诵《出太行》诗篇,陈谢大军由此南渡黄河,杜八联和留庄英雄民兵营共创的“联防战”被载入我国民兵传统战法册,晋豫边、大河里等革命根据地淬炼出数百位将军、英雄,革命故事俯拾皆是。

  一、第一次国内革命时期

  01、中共济源县委成立。1931年11月,济源特支在孔山召开党员会议,将特支改建为中共济源县委,党继新任书记,薛子中任宣传部长,郝步伦任组织部长。1932年春,党员已发展到57人。 师范学校7名教师中,就有6人是共产党员。在此基础上,县委先后建立一个区党委和10个党支部。随之,共青团济源特支改建为共青团济源县委,杨渐荣任书记。之后,中共济源县委几遭破坏,几次重建,愈挫愈奋,不断发展壮大。

  02、革命先驱党继新。党继新,济源市玉泉街道西水屯人,是中国共产党济源党组织的主要创始人和豫北西区早期革命斗争的主要领导人。党继新于大革命时期在开封求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6月,他领导创建了济源第一个党支部,担任党支部书记。1928年4月,他组建了中共济源特支,担任特支书记。1931年11月,中共济源县委成立,党继新担任县委书记。1932年4月,按照河南省委的部署,与济源县委书记薛子中共同组织发动了黄背坪起义,打响了豫西北武装斗争的第一枪。起义失败后,党继新重建了济源县委,组建了中共沁阳支部和济沁边临时党总支。同年9月,与沁阳党支部书记郭大佛一道,成功地组织了济沁农民武装暴动,组建了晋豫边红军游击队,多次打退敌人的重兵围剿和进攻,形成了以原大寨为中心、方圆百里的红军武装割据斗争局面。1932年12月1日,国民党济源县政府在县城马号运动场召开大会,残暴的刽子手将党继新枪杀,又砍下他的头颅挂在西城门示众。党继新英勇就义,时年26岁。

  03、黄背坪起义。1932 年初,为配合鄂豫皖苏区的反围剿斗争,牵制中原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南下剿共,中共河南省委制定了《晋豫边红军游击战争计划》。中共中央巡视员李抱一、洛阳中心县委书记万寿山等先后亲临济源,对武装起义进行了实地考察和指导。

  据此,中共济源县委拟制、上报了黄背坪起义的军事计划,先后于1932年4月4日、11日,在北社原家坟和黄背坪两次召开会议,进一步研究修订了起义方案。决定留一部分人员坚守黄背坪,其他人员于4月13日夜分东西两路袭击县城国民党政警队和王寨区公所,夺取枪支后,上山集中,正式建立济源红军游击队。

  黄背坪雄居于豫晋边太行山主峰,位于原大寨东侧,山高峰险,重峦叠嶂,是开展游击战争极为有利的地区。游击队利用有利地形,将队员分布各个山头,在各哨口修筑工事,备足石头、檑木,又将爆竹装入铁桶点燃,以声东击西的战术迷惑敌人。敌人连冲数次,游击队员以一当十,英勇还击,迫敌落荒逃回县城。

  反动当局纠集保安队、政警队、河防队、民团数百人,大举围攻黄背坪。游击队在县委领导下,英勇还击,终因寡不敌众,且战且退,渐渐陷入绝境。参加起义的骨干,有的被捕牺牲,有的外出隐蔽。中共济源县委暂时停止了组织活动。

  黄背坪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是济源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以革命武装反击反革命武装的红军游击战争第一枪,这次武装起义不仅打击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嚣张气焰,也有力地扩大了共产党和红军游击队在人民群众中的政治影响。

  二、艰苦卓越的敌后抗战

  01、晋豫特委移驻邵原。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中原战场,国民党几十万大军望风而逃,拱手让出了大片国土。早在豫北沦陷之前,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朱瑞即电告中央,建议开辟以王屋山为枢纽的晋豫边抗日根据地。后经毛泽东批准,朱瑞代表中共中央北方局于1938年3月上旬,在横河镇下寺坪村举行联席会议,宣布成立中共晋豫特委,聂真任书记。1938年4月初,聂真率特委和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司令部机关离开阳城,南下邵原地区,全力投入开辟晋豫边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02、 敌后抗日根据地。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济源人民开辟了以杜八联、大河里、王屋山、砚仙联等为代表的抗日根据地,为抗日战争和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杜八联位于济源西南,南临黄河,总面积 100 余平方公里,辖蓼坞、连地、毛岭、泰山、桥沟、祖师庙、马住、留庄等8个保,万余人口,拥有蓼坞 、河清两个著名渡口 ,是北扼太岳的门户,南通中原的要道,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7年8月,为加强中国共产党在豫北济源的领导力量,根据豫西工委的指示,从北平返回家乡的共产党员杨伯笙组建了中共济源县工作委员会,开展抗日统战工作。

  他们利用家乡人脉关系,联络进步青年,以结拜兄弟的形式,公开成立了“抗日革命10人团”,又组建了抗日农民救国会、抗日妇救会、抗日儿童团、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逐步控制了乡村政权,筹建了中共济源县委领导下的第一支群众武装——杜八联抗日自卫团,开辟了闻名遐迩的杜八联抗日革命“小苏区”。

  “杜八联”位于济源市西南的黄河北岸,这里山岭连绵、沟壑纵横、地势险要。在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战中,杜八联人民先后同日军作战数百次,炸飞机、平暴乱、护航陈谢大军渡黄河,并且单独或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牢牢控制了南下北上的战略通道,被太岳区誉为“攻不垮的河防堡垒”。这里先后有5批、1200余人枪成建制地编入八路军正规部队。

  他们首创的联防战与地雷战、地道战一起,并称为中国民兵三大传统战法。至今,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仍陈列着杜八联人民当年斗争使用的河盘模型和“葫芦舟”、石雷、榆木炮等珍贵革命文物。

  三、全力投入人民解放战争

  01、支援陈谢大军强渡黄河。1947年8月,根据党中央毛主席“中央突破、两翼牵制”的战略部署,继刘邓大军挺进中原之后,陈赓、谢富治率领的太岳兵团分东西两路,准备在济源、王屋和山西平陆一带强渡黄河,挺进豫西。

  为了有力支援陈谢兵团强渡黄河,太岳区支前指挥部进驻王屋以西的张洼村,领导和指挥这次支前工作。根据太岳第四专署的命令,济源县委、县政府成立了济源人民支前指挥部,并在邵原设立了总兵站。在大军必经之地设立了招待站、转运站和兵站。

  动员民众在半个月时间内,秘密修造62艘渡船,选调1340名优秀船工,集面粉100万斤,柴草152万斤,还赶修公路12条、70余公里,栽电线杆636根,架电话线31800米,组织支前民工5万多名,集中3151头牲畜,867辆铁木轮大车保障运输,选调民兵葫芦队为大军领渡护航。

  8月23日凌晨,关阳、长泉、芮村等10余个渡口,万炮齐鸣,战船竞发。 经军民 4 昼夜顽强奋战,陈谢兵团四纵、九纵等主力部队突破了东自关阳、西至芮村总长30 公里的国民党部队防线,于26日顺利渡过黄河。济源分别组织了民兵野战团和民兵支前大队,随陈谢大军挺进豫西、逐鹿中原,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立下了赫赫功勋。

  02、济源全境胜利解放。1946年11月,太岳区南线解放军一部从济源城西南攻入县城,国民党五十五旅一六四团败逃。11月29日夜,国民党一六四团又向县城反攻,被太岳四分区部队全部歼灭,济源县城再次解放。

  国民党调集驻山西闻喜、夏县之三十旅及驻翼城之三十师六十七旅一部争夺解放区。12月3日,太岳部队主动撤出济源、垣曲县城,向闻喜、夏县挺进,打击国民党部队有生力量,国民党部队趁机进入济源县城。

  12月8日晚,太岳部队回师济源。太岳第四军分区独立一、二团和太行军区某团,在济源、孟县、沁阳、王屋以及山西垣曲、阳城等县民兵配合下,于14 日下午5时包围了济源县城,向国民党部队发起攻击。经过3个小时激战,突破国民党部队的防线,攻入济源县城。国民党县长仓惶弃城逃窜。

  经过近一年的艰苦战斗,济源、王屋两县军民相继解放了济源县城及广大农村,取得了自卫战争的决定性胜利。1947年8月,济源县直属连和杜八联民兵向坡头国民党守军展开长达半个月的围困战,迫使国民党五十一军某部撤过黄河南岸。8月31日,济源全境获得解放。

  四、党和国家领导人与济源

  01、毛泽东与济源。一代伟人毛泽东一生没有到过济源,但与济源有着特殊情缘。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几十万大军一触即溃,拱手让出了祖国的半壁河山。 面对豫北地区沦陷的危急局面,1938年3月3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朱瑞致电中央,建议开辟以王屋山为枢纽的晋豫边抗日根据地。

  此建议与毛泽东不谋而合,毛泽东先后于3月6日、9日、24日连续发出三封电报,指示朱瑞、朱德、彭德怀、唐天际等全力“部署太岳、王屋山工作”。朱瑞、聂真、唐天际等建立了中共晋豫特委和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于1938年4月进驻邵原地区,迅速开辟了以王屋山为重心包括17个县的晋豫边广大地区。

  毛泽东不仅在战略上对开辟济源、王屋地区极为重视,而且对济源厚重的历史文化了解颇深。1945年6月11日,毛泽东在党的七大闭幕式上发表了著名的《愚公移山》闭幕词。他的演讲把发轫于济源的愚公移山神话故事升华为伟大的民族精神,激励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

  02、朱德与济源。1940年4月23日,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大局,避免摩擦升级,中央决定由朱德总司令前往洛阳与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进行谈判。

  5月初,朱德总司令带着八路军直属队主任康克清及警卫队长李树槐等一行百余人翻山越岭来到济源,站在王屋山麓,极目远眺群峰巍峨、黄河如练,联想民族危亡、国家重托,感慨万千,随口咏成气势磅礴的《出太行》绝句: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两岸烽烟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之后,朱总司令一行在济源地下党组织和地方武装的护送下,安全渡过了沁河、黄河。

  朱德是个特别重感情的人。20世纪60年初,一位叫贾小随的济源籍老战士想为要结婚的儿子买一辆自行车。当时,物资缺乏,自行车要凭证购买。贾小随苦于无门路买到自行车,便想起在延安时为老首长朱德喂过马牵过马,便托人向朱德元帅写信求助。

  谁知半个月后,朱德即写信回复了这位老战士,并托当地民政部门批给贾小随一辆自行车劵。后来贾的儿子因去外地工作,自行车便留在家里,贾小随自己不会骑车也不舍得骑车,就把这辆朱德元帅赠送的珍贵礼品倒挂在自家的房梁上。直至他与世长辞后,人们才取下了这辆见证元帅与士兵情缘的自行车。

峥嵘岁月渐渐远去

但历史不能忘怀

我们用4个月的时间

重温中原大地上的革命故事

感受铮铮铁骨下的民族情怀

用接力的形式

坚定炎黄子孙的信仰

引领中原儿女不断进取

推荐 打印 | 录入:zxn | 阅读:
相关新闻